クリス_栗子君

圈名栗子。
重新来过。
以前ID:Mr_后准
基本上写唱见同人,偶尔写写别的。
以前的什么都没了,取关有益健康。
主页背景来自@夏代孝明

好饿_(´ཀ`」 ∠)_有没有草洸的群15551


天书好凉啊_(´ཀ`」 ∠)_
把目前的坑填完做个天书的手书好了

不发出来好像真的没人看到_(´ཀ`」 ∠)_
是伦洸手书,未完成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32189572?share_medium=android&share_source=copy_link&bbid=757C7D3C-197C-494B-8084-1E0BF2B5CE092001infoc&ts=1538047641412
打不开的话走评论链接

偷偷摸张俄罗斯套娃的伦洸
想画手书_(´ཀ`」 ∠)_
以后画画就不打tag了丢脸

有川暁:

呀!大家好我又来点像素啦!٩( ᐛ )و

这次凑齐了四天王!!!终于可以挺起胸膛说自己是all洸女孩了!!!!

最后1p真爱不接受反驳x

找找洸吹同好

开学要长弧了_(´ཀ`」 ∠)_

【双糕组】喜欢你

帮这个神仙扩扩(*´∀`)

若楠Vikki:

■砵仔糕X九层糕(对,这个cp是我乱凑的(。
■OOC预警,我流cp向请注意避雷

■大家除了开头和结尾看到的都会是普通话版的砵仔糕(。
因为我真的不会写粤语……望见谅。

■全文2700+,一颗没有什么连贯故事线的无脑糖,祝您食用愉快


九层糕与砵仔糕相遇的第一天。

九层糕初到次元小屋,第一个见到的是主厨,第二个就是砵仔糕。
那时她独自一人走在食灵宿舍长长的走廊上,歪着脑袋挨个寻找她的房间。
啊…301…就是这里了。
“咚咚”
她伸手敲了敲门,听见里面传来一声清亮的“请进”,才推开门走进去。
夕阳西下,余辉透过朝西的窗子撒进屋内,让九层糕不得不眯起眼睛。
待她渐渐适应了略显刺眼的光线,才发现窗前站着的女孩子。
她逆光而立,嘴角勾起一个极为灿烂的笑容。

“我喺砵仔糕,多多关照。”



九层糕和砵仔糕相遇的第三十二天。

九层糕并不是擅长跟人打交道的类型,砵仔糕却分外开朗,时常在她的新室友身旁叽叽喳喳。
不过。
并不令人讨厌呢。
九层糕想着,手中的笔转一圈,又稳稳地停下了。
与她并排坐着的砵仔糕发觉了她的神游天外,笑嘻嘻地凑过来,手指戳了戳她的脸蛋,出声道:“小九?”
九层糕蓦然回神,笔“啪嗒”一声掉在桌上。
砵仔糕撇撇嘴:“我说小九,笔记不用做这么认真啦,反正主厨派我俩上‘前线’的次数也屈指可数……”
九层糕却说:“那也可以给别人参考呀。”
砵仔糕一时无语,索性侧过脸盯着九层糕,看女孩儿的睫毛微颤。
九层糕被她盯得有些不自在,正想开口,砵仔糕却收敛了目光,道:“这样认真的小九,真让我喜欢啊……”
“……加油。”说着,砵仔糕迅速拉近了两人间的距离,在九层糕脸颊上落下一个轻吻。
九层糕一时不察,待她反应过来,一张脸顿时红到了耳朵根。
砵仔糕倒是往桌上一趴,不紧不慢地笑道:“安啦,给你一点小鼓励罢了——跟那不勒斯披萨学的。”
九层糕扬起笔来作势要打她,砵仔糕则笑闹着躲开。
九层糕在与砵仔糕打闹的过程中恍惚闪过一个念头:自己似乎活泼起来了啊。真是奇怪。

也许是有你在身边吧?



九层糕和砵仔糕相遇的第七十五天。

这天晚上,九层糕做了个噩梦。
梦里是一处偏僻的墓地,墓地四周环绕着树干漆黑的死树,迎面而来的也是阴飕飕的风。
九层糕不记得料理次元有这样的地方,她警惕地后退一步,周遭却突然冒出无数亡灵,冲她露出狰狞的笑脸。
九层糕惊叫一声 ,猛的从梦境中剥离出来。
她下意识的睁大眼睛,第一眼就看到了砵仔糕那张近在咫尺的脸。
砵仔糕正坐在床边,目不转睛地看着她,褐色的眼睛里明明白白的写着担忧:“小九?做噩梦了?”
九层糕坐起来晃了晃脑袋,总算感觉清醒了一点。
她看着砵仔糕,没由来的感到一阵委屈。
噩梦带来的负能还在脑海中徘徊着,九层糕愣愣地坐着,一时竟没了扯出个笑容,再说声“我没事”的力气。
她缓缓地屈起双腿,把头埋进了被子里。
不多时,九层糕就感到一双温暖的手从背后环抱住她。
砵仔糕慢慢收紧了怀抱。
九层糕在砵仔糕怀里静静靠了一会儿,突然开口道:“其实啊,我是因祭祀而生的料理。

“我看着人们以九层糕祭祀逝者,仿佛也能感受到他们内心的一份敬重。

“可是梦里的他们变心了……一切的敬重都是假的。

“逝者不再受到尊重,于是我成了被指责的对象……”
九层糕语无伦次地喃喃着,末了又问:“真是我的错吗?”
砵仔糕将下巴垫在九层糕肩窝上,答道:“那不过是个梦罢了。”
说着却又不正经起来:“小九怎么会有错呢,小九就是道,小九就是理~”
这下饶是九层糕也不禁笑出声来。她想:这个人怎么这么讨人喜欢的啊。
砵仔糕见她情绪已经稳定下来,便拍拍她:“好啦,睡觉睡觉。”
“唔……”
说话间九层糕又迷迷糊糊睡了过去,砵仔糕盯着女孩子的睡颜,忽的笑了。

“晚安,好梦。”



九层糕和钵仔糕相遇的第一百八十二天。

恰逢和风岛上的花火祭,于是各个浮空岛上的食灵都赶来凑热闹,九层糕和砵仔糕也不例外。
可丽饼自愿成了她俩的妆娘。看着眼前身着和服焕然一新的女孩子们,她也不禁啧啧赞叹。
在去往和风岛的路上,她们也同样受到了不少食灵的注目礼。
毕竟,美丽又可爱的女孩子,谁不喜欢呢。
可丽饼小姐如是说。
砵仔糕却好像有点不高兴的样子,九层糕察觉,便扭头问她怎么了。
砵仔糕凑到九层糕耳边,用带着点埋怨的口气说:“小九这么可爱,真想只有我一人欣赏啊——”
她嘴里呼出的热气喷在九层糕耳朵上,滚烫起来的却是九层糕的整张脸颊。
九层糕忙不迭左右张望一番,见没人看见刚刚一幕,这才松了口气,对砵仔糕道:“你瞎说什么呢,真是的……”
不能仗着我喜欢你就为所欲为啊。
砵仔糕听不见九层糕心中所想,反而趁着四下无人,偷偷亲了亲九层糕嘴角。
罢了还意犹未尽地舔舔自己的嘴唇问:“小九啊,你是不是背着我吃糖了?”
九层糕投以奇怪的目光,砵仔糕便接着说:“小九,是甜的呐~”
九层糕一听,顿时明白砵仔糕又在闹她,无奈之余却也在心里偷笑。
来到和风岛已是黄昏时分,砵仔糕拉着九层糕逛起了花火祭时期特有的街市。
街上人流如潮,砵仔糕刚想回头叮嘱九层糕不要走散,那知话音未落便被九层糕牵住了指尖。
后者还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,前者的嘴角却已勾起一个明显的弧度,道:“走吧。”
逛着逛着,砵仔糕一眼相中了一条手链,是很简单的样式——几根红线编成一股,中间串了颗玻璃珠子。
砵仔糕掏钱买下两条,一条给自己,一条给九层糕。
九层糕挺开心地往左手上一戴,便被砵仔糕用右手牵住了——砵仔糕将手链戴在了右手。
这时两人十指紧扣,两股红绳像被拧成了一股,却又被和风宽大的袖子遮了,无人知晓。
红线却是牵起来了的。

不多时夜幕降临,砵仔糕和九层糕站在人群中,等待着烟火的到来。
九道祈福的钟声响过之后,远方就升起了一朵又一朵的烟花,墨一般的夜空刹那就被衬亮了。
九层糕看至忘情处,下意识伸手拉住了砵仔糕的衣袖。
砵仔糕扭头看她,陷进九层糕盛着万千花火的眸里,却不知道自己的双眼也被烟花映得熠熠生辉。
此时两人眼中,皆是一样的光芒,一样的心意。



九层糕和砵仔糕相遇的第三百六十五天。

九层糕醒来的时候晨曦正透过窗子照进屋内,那光芒一如她们初见那天柔和。
砵仔糕凑到她跟前讨来一个早安吻,两人笑着仿佛使屋里的空气也雀跃起来。
“今天可是个特殊的日子呀。”
“嗯。”九层糕靠在砵仔糕身边,懒洋洋地应了声。
“所以,跟我去个地方吧。”砵仔糕拉过九层糕的手。
九层糕挺想吐槽一下砵仔糕的逻辑,却又不忍扫了她的兴,便跟着她出去了。
砵仔糕带着她在次元小屋所在浮空岛上绕来绕去,一绕便绕到了后山。
九层糕被砵仔糕拉得晕晕乎乎的,再回神时才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山顶。
清冽的风拂面而来,九层糕一扭头,就瞧见了砵仔糕微扬的嘴角。
砵仔糕转到九层糕身后环抱住她,右手抓着九层糕手臂向前指去:“瞧,这里能看见整个次元小屋。”
九层糕顺着她指的地方看去。
真的,站在山顶,次元小屋的一切尽收眼底——
庄园里的植物郁郁葱葱;交易所门前有二三食灵正讨价还价;冰糖燕窝在组织两只燕子将食材叼出仓库;邮购艇则如刀刃般划开云雾,开始一段新的冒险。
次元小屋就是这样一个地方啊。每天都有人归来,也有人离去;有人初来乍到且带来新的故事,也有人最终消湮却留下了传奇。
来到这里是我的运气呢。
但最最幸运的是在这里遇见了身后的那个人,她的砵仔糕。九层糕想。
九层糕真的是喜欢极了她的,喜欢到她的每一处每一角,喜欢到她的眼角眉梢。
所幸她们都有一样的心意。
因此当九层糕回头的时候,便迎上了砵仔糕一个深吻。
唇瓣交叠处,是山风也无法吹散的炽热啊。
“这是我送给小九的礼物。”吻毕砵仔糕放开九层糕,笑道,“纪念日快乐。”
说完,她又用许久不说的粤语重复了一遍,温软而柔和的语调,令人心动极了。
“粤语……我也会一句喔。”九层糕有些羞赧地低下头,清了清嗓子,“你听好了……”
话音未落,就被砵仔糕的笑声打断了:“我知道是哪一句啦。一起说吧。”
于是伴着飞鸟扑打翅膀的声响和混杂着草木气息的山风,两人笑着念出了那可爱极了的字眼。

“黑凤梨呀。”

好喜欢你呐。


—end.—




各位小天使求你们评论!!(哭

别日lof行不哭了

スズそら是不是凉了_(´ཀ`」 ∠)_
我要死在没粮的怪圈里了_(´ཀ`」 ∠)_